欢迎来到无锡市尊龙人生就是博粉体机械有限公司官网!
专业从事球磨机等粉体工业设备研发生产、销售服务


服务热线:0510-83381547

粉体常识当前位置:尊龙人生就是博 > 粉体常识 >

粉红色的演变史

       

  粉红色是一把双刃剑。红色是醒目的、活泼的,白色是正式的、纯洁的,而粉红色则打破了这两种界限。早在“粉红”这个词用于形容康乃馨美丽柔和的色调之前,伦敦黑社会把它归入了一些不太有味道或不太香的东西里,以表示用锋利的刀刃刺伤某人的行为。在十七世纪的《街头俚语词典》中显示,这个词往往适用于“乞丐、扒手、强盗和所有其他的骗子和恶棍”。

  究竟从何时起,这个词的意思由致命的刺伤变成柔和的颜料,谁也说不准。但在十八世纪“粉红”一词用于颜色之前,它迷人的色调不管冠以何种名字,自古以来都让文化蒙羞。现在,粉红色是诱人的、天真的、风骚的、腼腆的、性感的、狡黠的。

  埃德加·德加(EdgarDegas)的《粉红舞者》(1880-1885年)有着醒目的色调和艺术家称之为“预谋瞬间”的风格,图片来源:阿拉米

  若从艺术史的调色板上除去粉红色,艺术作品将会失去戏剧性。埃德加·德加的粉红舞者会显得很蹩脚,毕加索重要的粉红色时期也将不复存在。

  粉红色的出现是推动绘画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一时期的代表作是早期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画家弗拉·安杰利科在十五世纪意大利佛罗伦萨圣马可修道院著名壁画中的作品《受胎告知》,讲述的是在《新约》中,大天使加百列告诉圣母玛利亚,她将成为耶稣基督的母亲。这是弗拉·安杰利科具有突破性意义的作品。虔诚的僧侣们每天都会登上楼梯,把这幅画放在高处。每个观察者的灵魂也会被召唤去,漂浮在画里。

  弗拉·安杰利科的壁画,佛罗伦萨(1439年至1444年),画中大天使加百列身着一袭粉红衣,图片来源:阿拉米

  对大天使加百列的形象塑造是壁画的一大亮点。他出其不意地飞到圣母玛利亚面前,身后有一对多色的翅膀,最令人惊讶的是他那身华丽的粉红色百褶裙。

  根据当代艺术家塞尼诺-塞尼尼的手册《图书馆的艺术》(早于弗拉·安杰利科创作壁画的几十年前出版)可知,传统上粉红色用于渲染肉体。“由最美、最轻的紫罗兰与圣约翰的白色混合研磨而成”,塞尼尼解释道,“这种颜料若用来画墙壁、双手和裸体,你会得到很大的赞誉。”

  把最华丽的粉红色用于加百列身上,这表明弗拉·安杰利科将其视为拥有身体和血液的人,这一举措打破了圣灵与肉体的界限。粉红色是将天堂人性化的关键点。可是,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里,没人再以同样的方式看待这一颜色,艺术家们往往用粉红色来模糊边界。

  作为文艺复兴大师拉斐尔笔下圣母像的焦点,婴儿基督递给圣母玛利亚的一朵康乃馨,乍一看可能显得微不足道。事实上,它象征着时间的轮回。根据宗教传统,戴安尼丝(康乃馨的希腊语,意思是“上帝之花”),直到玛丽亚因基督之死哭泣,才出现在世人面前。

  随着时间的推移,粉红色最终会在神学的花瓣之外绽放,以影响更广泛的世俗,同时保持其难以捉摸的诱惑力和挑逗力。到了十八世纪,粉红色被大胆地用于渲染高调的情妇,不再是一种值得尊敬的色调。

  罗姆尼创作了许多关于汉密尔顿夫人的绘画作品:在这幅画(1785年)中,她被视为酒神的追随者,图片来源:维基媒体

  法国洛可可肖像画家毛里斯·昆廷德拉图尔的蓬帕杜夫人和罗姆尼的汉密尔顿夫人(后来成为尼尔森勋爵的情妇),都装扮成酒神女侍,粉红色的神圣性也就此消失。

  这幅蓬帕杜夫人的肖像布满了粉红色。在这里,粉红色代表着活力,无论是蓬帕杜夫人本身,还是她周围的世俗主题——音乐、天文学和文学。

  蓬帕杜夫人是瓷器贸易的赞助人,她曾鼓励塞夫勒瓷器厂铸造一种粉红色的新饰物。对她来说,粉红色不再只是一种装饰品,她已然成为了粉红色。

  没有哪幅作品比法国艺术家让·奥诺雷·弗拉贡纳尔1767年的《秋千》更能生动地体现出粉红色从精神到世俗的逐渐转变。画面中,身着粉红色衣服的女孩荡着秋千,抛出一只丝绸鞋,吸引了隐藏在周围灌木丛中男性的目光。

  到了近代,艺术家仍热衷于探索粉红色所诠释的新内涵。20世纪50年代,第一代抽象表现主义者完全避开了粉红色象征性的主题,而加拿大裔美国艺术家菲利普·加斯顿在60年代又以戏剧性的方式回归具象性艺术。